第二四七章 前夕

“他的出手真是奇诡。”“牧童”对“老婆婆”说。

他们就静静地看着那身红袍消失于长街尽头,不敢阻拦。

当确认他已经走得很远以后,“牧童”才问无名:“洛阳有这样一号人物吗?”

无名不知道,他笑道:“看来蜂后的运气并不好。”

“牧童”反诘道:“他能活着由名人榜上生还,运气已算不错了,我只希望你也有这样的运气。”

无名盯着这个样貌只有十岁的“男童”,冷哼了一声。

“牧童”忽然牵着“老婆婆”准备离开。

无名问:“难道你不想杀他了?”

“牧童”转过头,调皮地捏了捏“老婆婆”白嫩的手:“杀人的机会总是有的,被杀的机会却不太多。”

薛财也走了,走时比来时还要快得多。

无名想不到,一个有肥大身躯的人,轻功竟有一流的水准。

任行成起得很早,早饭吃得很早,午饭也是。

自从儿鹿死后,他的作息就变得很古怪,人也变得提心吊胆。

他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是,他的女儿一天天恢复成了原本无忧无虑的模样。

金谷山庄的亭台楼阁适合观景,也适合乘凉。

菩提流支,任行成,还有任行成的女儿任玲玲正在一座亭子里饮茶。

金黄的太阳高悬于头顶,树木苍翠,时光可爱。

不同于以往接待客人的冷淡,任玲玲罕见地亲手为菩提流支倒了一杯茶。

她对菩提流支微笑,菩提流支只是合眼行礼。

任行成没有瞧见,或者他瞧见了,却装作没瞧见。

善男信女眉来眼去本就是正常的事情,菩提流支又不像宝公沙门那样在眉骨处生了个肉瘤。相反,虽不算年轻,他仍是个英俊的僧人。

“国师,我听说过几日,你要同达摩斗法。”任行成道。

菩提流支摇了摇头,道:“切磋交流而已。”

任行成笑了笑:“可在世人眼里,绝不仅仅是切磋交流那么简单。他们一定盼着你们能分个高下,好让两个宗派决出胜负。”

菩提流支淡淡道:“胜又如何,败又如何,高又如何,低又如何。”

任行成叹道:“我活了几十年,道理虽都明白,可胜与败、高与低,于我而言还是有区别的。”

任玲玲忽然插嘴道:“爹爹,无论胜败高低,爹爹就是爹爹,不会有任何区别。”

菩提流支微笑道:“说得很好。”

任行成望着女儿,满眼皆是慈爱,道:“对于你来说当然不会有区别,可是对其他人而言,胜者和败者完全是两个概念。”

菩提流支仍在微笑:“任庄主说得也不错。”

任玲玲笑了:“两句话你都不否认,那么究竟哪一句才是对的?”

菩提流支道:“都是对的。”

任玲玲双手托腮,睁着水灵的眼睛瞧着菩提流支,好像生怕错过菩提流支的任何一句话。

菩提流支接着道:“就像这两句话一样,禅宗和净土宗本就是佛的两面,无所谓严格的对错。”

任行成问:“达摩大师代表的禅宗和国师所代表的净土宗究竟有何区别?”

菩提流支道:“禅宗度的是在天上飞的,净土宗度的是在地上走的。”

任玲玲道:“天上飞的是什么?地上走的又是什么?”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以父亲的身份不能够频繁发问。

地位举足轻重者往往都不会问太多的问题,那会让他们很没有面子。

所以无论任行成懂不懂菩提流支话中的意思,她都会问这样一句。

“天上飞的,就是那些根器大利的众生。他们悟性高超,不着于有,不执于相,一点即通,立处空中,”菩提流支的目光似已到了很远的远方,“就好像仙人般空无依傍,自由洒脱,不拘于层次道路,得到合适的指引,便可迅速成佛。”

任玲玲露出了惊奇的神情,道:“那地上走的正相反咯?”

菩提流支点头道:“净土宗接引的正是地上走的众生,他们不像天空中的鸟儿那样,能够翻越地上所有的障碍,直接到达目的地,而是要沿着道路一步步走,以‘有’为修。他们需要戒律、方法、道路,需要忍辱、精进、禅定等做台阶。”

任玲玲语带倾慕:“我想,地上的众生一定比天上的更难度,因为他们都不是很聪明的人,你必须很聪明才行。”

菩提流支的眼睛仍是那么清澈透亮:“不,恰恰相反,我也不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我才知道该怎么引导这些地上的众生。”

他说得很诚恳,没有半分掺假的意思。

任行成夸赞道:“能自觉愚钝者,往往已比凡俗之人聪明百倍。”

夸赞之后,他的鼻腔里又发出了颓丧的喘息声。

菩提流支望向任行成,道:“任庄主有心事?”

任行成道:“有些心烦意乱罢了。”

菩提流支道:“是为了儿鹿将军的事情?”

任行成紧握着手中的茶杯,很希望里面的茶能够变成酒。

但他很早以前就不再喝酒了,因为他已不再年轻。

他说:“陈庆之快到洛阳了。”

陈庆之确实已离洛阳不远,他麾下的七千人如天神般不可阻挡,他更是一身白袍,罕逢敌手。

任行成听说被陈庆之攻克的城池都乱成了一锅粥。

混乱不是由陈庆之和他的军队带来的,而是源自城内秩序的重建。

“陈庆之到洛阳,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任玲玲问。

任行成叹了一口气,女儿毕竟对人心世故了解得还太少。他说:“每当战争发生的时候,现有的秩序就会被打乱,整个社会就会重新洗牌。”

任玲玲并没有听懂,她反问道:“这和我们的金谷山庄又有什么关系呢?”

任行成闭上了嘴。

他觉得还是不要让女儿知道那些残酷的东西比较好。

可他又有种隐约的担忧:有他坐镇的金谷山庄自然没有太多人敢冒犯,但倘若他身有不测,战火烧至洛阳,金谷山庄连同他的爱女便会成为一大块肥肉,任人宰割。

他的名字毕竟写在名人榜上。天底下不知有多少人想割下他的名人头。

菩提流支忽然起身,朝向东面的天空。

东面天空有只大鸟正飞翔着,雪白的身躯,细长的颈和腿,健壮的双翅,挺拔得就像一位将军。

菩提流支感慨:“真美!”

任玲玲没有见过这种鸟,转头便忘了刚才讨论的事情,问道:“这是什么鸟?”

“白鹭。”菩提流支说。

任行成道:“我听说白鹭多生活于长江之南,如何在洛阳也能见到?”

菩提流支笑道:“它是天上的精灵,长江又怎能阻挡它?”

他的笑容带着点点惆怅,似乎他也想背生双翅,飞翔于天空之中。

偏生那种笑容是最引动少女心弦的。

相思病总是要用相思来治。

永宁寺。

永宁寺最小的比丘云海正在阶前扫地。

他只有十岁,颇具慧根,被达摩一眼相中,选为座下弟子。

禅宗挑选弟子皆有严格的规定,资质不高者,拜师往往只能吃闭门羹。

不聪明的孩子不能入法眼,太聪明的孩子呢往往又流于世故,无法做到心无纤尘。

云海无疑是幸运的。

当然他也很努力,每天早起帮寺里忙前忙后,讲经时就算瞌睡困倦也绝不开小差。

他对于老师的教诲记得很深。

他听达摩说,吃饭可以参禅,扫地也可以参禅。

所以他此刻正努力地扫着地,希望能在扫帚的摆动和地上落叶的聚散里瞧出些不同寻常的迹象。

可他失败了,他并不能全身心地去想这些事情,因为他会被翻飞的彩蝶和空中的群鸟吸引,忘记佛祖的教诲。

再怎么聪明,孩子毕竟是孩子。

当他兴高采烈地去捉花丛间的蛱蝶时,禅房间传来他师兄的声音。

“不好了!净土宗的人又来投毒了!”

云海记得,这好像已是第三次。

禅宗与净土宗斗法的事情,似乎比世人想的要复杂得多。

“还好抢救得及时,只是腹泻绞痛了一阵,就把东西吐出来了。”有个消息灵通的师兄对云海说。

穿红袍的达摩永远静默地坐在大堂正中,似乎对谁的生死都不挂怀。

云海尝试去看清老师的脸,可每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无论严寒酷暑,达摩的头上永远戴着帽兜,脸上蒙着永恒的阴影。

云海有时会想:大概神佛就应该是看不到脸的。

看不到的东西素来比看得到的东西更让人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