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单独说话

等到李柱子赶过来的时候,卫平正盘腿坐在地上,调息打坐。

而盛江南则紧张兮兮的站在旁边给卫平护法。

李柱子见到这样的情况之后,脸上就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走上前去轻声的对着盛江南问道:“盛老,这是怎么回事啊?卫老他怎么样了?”

听到李柱子的问题,盛江南脸色焦急的给他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只知道他早上起来之后就有些不对劲,到了刚刚,他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也不敢打扰他,所以赶紧给你打个电话!”

李柱子稍微的转头过去看了一眼正盘腿坐在地上的卫平,迈开步子就打算走上前去。

可是他刚刚走出去一步就被盛江南给拦了下来。

“现在他的情况还不是很稳定,还是等他醒过来了你再过去吧!”

不得不说,现在盛江南的这个提议还是非常准确的。

因为处于这种静坐的状态,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万一要是不小心打扰了卫平,很有可能会造成他走火入魔,再次身受重伤。

可是李柱子对于这一点却不认同,他稍微的转头过来看了一眼盛江南,轻声的解释起来。

“盛老,我看卫老他现在的情况非常不稳定,按照你的说法,他的身体状况似乎在一点点的变差,万一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情况的话,这是我们大家都不会想见到的,所以还是先试探一下吧!”

李柱子虽然完全不知道卫平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他的心中却隐隐约约的有一种直觉,或许卫平现在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盛江南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所以听到李柱子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张了张嘴,终于什么话都没有说,松开了李柱子。

而李柱子也没有停留,直接上前去轻轻的拍了拍卫平的肩膀。

“卫老,你……”

随着李柱子的这一个动作,卫平突然之间就直直的倒了下去,甚至连哼都没有哼上一声。

盛江南在旁边看到这样的情况,顿时就变得着急起来,急忙想要上前去把倒在地上的卫平给扶起来。

可是李柱子却开口大声的阻止了他的这个动作。

“你不要过来!现在你就在那边呆着!”

刚刚冲到半路上的盛江南硬生生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够完全听从李柱子的安排。

李柱子现在注意到,卫平已经陷入到了一个昏迷的状态中,整个人都透露出来一种虚弱的感觉。

他确实受了很严重的伤,只不过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而已。

稍微的检查了一下卫平的情况,确定他还有生命迹象后,这个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没有耽搁,李柱子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就开始给卫平治疗起来。

通过银针把自己的内力引入到卫平体内后,李柱子这才发现,卫平体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他感觉到很是疑惑,自己之前明明已经将卫平体内的那些内力全部平复了,为什么现在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就在李柱子疑惑不已的时候,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一股陌生的力量,狠狠的袭击了李柱子探入卫平体内的内力。

猝不及防之下,这强大的一次撞击让李柱子差一点把内力给撞散了。

他赶紧收拾了自己的心神,全心全意的开始引导卫平体内的力量恢复到正常的轨道。

在这个过程之中,李柱子终于慢慢的搞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次卫平不愿意说他是被谁所伤,但是李柱子现在却能够感觉得出来,重伤卫平的那个人绝对是个高手。

卫平体内,除了他自己的内力和李柱子的内力之外,居然还有第三道力量。

而这道力量虽然十分的弱小,可却好像是有生命一样,在卫平体内打着游击,不断的搞着破坏。

这个灵活的好像泥鳅一样的力量给控制住,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

也难怪卫平会被搞成这个样子。

自己只想给卫平检查身体的时候,却压根就没有发现这股力量的存在,所以李柱子现在就好奇起来,上一次这一股力量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李柱子尝试了很多次,都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内力来将那股力量给控制住。

所以李柱子只能够暂时将自己的内力抽了出来,然后将自己那个银针盒里面的所有银针都拿出来。

这一下看着往哪里躲!

李柱子心中冷笑一声,直接开始把那几十根银针全部都插到了卫平的身上。

现在的卫平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人形刺猬。

不过李柱子却根本就没有管这么多,再一次的将自己的内力引入到了卫平体内。

和李柱子之前所预想的一样,那股陌生的内力此时已经被完全的堵截在了卫平的手臂上。

接下来李柱子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直接将那股内力给击散。

击散了那股内力后,李柱子就再次仔细的检查了卫平的身体。

确定他的身体里面已经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隐患之后,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早就已经等得非常不耐烦的盛江南见到李柱子开始收拾起来那些银针,急忙上前去对着他问道:“李小友,现在情况怎么样啦?他有没有好转?”

李柱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的身体情况已经完全恢复了,接下来就只要等他慢慢的醒过来就好!”

一直到了晚上,卫平才算是从那种昏迷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守护在旁边的盛江南见到这种情况,急忙迎上前去,关心的对卫平问道:“卫大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没有?”

卫平虚弱的挤出来一个笑容。

“江南,让你担心了,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不会再有什么大问题的!”

得到了这么个肯定的回答,盛江南才算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而卫平却并没有过多的关注盛江南,而是直接把自己的目光转到了李柱子的身上。

现在李柱子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盯着他,这让卫平明白,自己恐怕要给李柱子解释很多事情。

所以他轻轻的挥了挥手,对着盛江南说道:“江南,你先出去吧!我有一些事情要和李小友单独的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