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灭口行动

诡眼迷踪 山忐石忑 2421 字 4天前

“黑色宝石?快拿来我看看!”

凌锋当时只不过是从基坑里随手抓了一把黑沙,放进了口袋。

没想到这一抓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就是这东西…”

秦明两根手指捏着那颗宝石放到凌锋的手上……

突然,凌锋的脑海中顿时一声轰鸣!

“又来了…”

是的,凌锋晕倒在地,而意识仍然清醒

秦明不明所以,惊慌起来……

凌锋的意识则再次进入了冥眼之门。

“这次又要看谁的记忆?冥眼之门所吸收的记忆只有罗皓的还没有看到了吧!”

凌锋走入冥眼之门的刹那,天地旋转,等他清醒过来时,正站在荒芜之地一座倒塌的基站前。

果然是罗皓……

“罗皓,这边的情况就是这样,这里的秘密暂时还不能泄露!”

“什么意思?”罗皓看向两位梓里人模样的一男一女。

“它已经成功进入了网络,可以先供你使用…”

男子递给罗皓一盒胶囊…

“这盒胶囊是你完成这项任务的东西,以你的本事,想必不会有任何人发现的!即便被人发现,只要不是动静太大,我们会摆平的!”

“那可是五条人命啊!”罗皓不可思议地看着两人。

“大业当前,有牺牲是在所难免的,而且如果顺利,我们以后也不必再去夺人躯体了,所以,在这关键时刻,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

“可是…”

“没有可是,等你完成任务后,我们会满足你的要求,安排你进入太古铜陵!”

罗皓眼睛一亮,“真的?”

“我们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一言为定!”

罗皓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这颗黑古玉你拿着吧!”

“干什么用的?”

“黑古玉可以保护你的意识不被它影响到!”

“我不需要!不止是我,你们也不需要!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自己就要勇敢面对!”

罗皓从男子手中夺过了那枚黑古玉,随手扔在了基站附近。

随即,转身愤然离开。

“你…”

后方传来那两人的责备声,罗皓只是撇了撇嘴角,不再理睬。

回到江游之后,罗皓开始筹划灭口行动。

他首先分析了这五人的资料,两人在江游,三人在边桥。

原本打算先对田刚和田涛下手,后来考虑到凌锋的存在,便改变了计划。

他来到边桥,观察着陈诺为、梁博文和沈腾阳的生活轨迹,最终决定先对梁博文下手!

因为梁博文经常泡在网吧,一天都不出来,网吧里面猝死,这种案件每年都会有。

主意已定,罗皓一番乔装后,等在网吧附近。

不久之后,梁博文便进了网吧。

片刻后,罗皓也走了进去。

酒吧里面分了两片区域,一片是电脑区域,另一片是手机游戏区域。

由于智能手机的兴起,网吧已经逐渐过时,而这个网吧却是挺有想法,开设了手机游戏专区。

梁博文就是去了手机游戏专区,他与一些熟人打了招呼,便坐下来,开始玩起游戏。

罗皓则若无其事地走过去,站在附近等待机会。

“服务员,给我来杯冰水,又输了,我要降降火!”

罗皓暗中拿出一颗比绿豆粒还要小的速溶胶囊,这里面是血太岁菌丝,而不是孢子。

等服务员端着冰水经过罗皓时,他手指轻弹,那枚胶囊刚好落入冰水,并眨眼溶解。

“先生,这是您要的冰水,请慢用!”

“好,谢谢!”

梁博文端起来便咕咚几声,一饮而尽。

罗皓从怀里拿出一块黑古太岁,成色比秦明手里那块还要好。

此时,凌锋感觉到有些奇怪,根据自己的分析,现场不应该出现罗皓手中的黑古太岁,难道是自己还有所遗漏吗?或者说,血太岁菌丝也需要黑古太岁催化吗?

片刻之后,梁博文的眼神出现了一瞬的呆滞,罗皓等的便是这个时候。

他假装从梁博文身边走过,然后用黑古太岁触碰到梁博文......

紧接着,梁博文保持着玩游戏的动作,一动不动,手机屏幕上面出现了一只眼睛。

梁博文死了,罗皓走出了网吧。

过了许久,网吧里面才传出嘈杂的声响。

罗皓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此执着,手机与人,到底是谁在玩谁啊?”

他用红木盒子收好那块散发着幽光的黑古太岁,离开了。

接下来是他计划中的第二个目标,沈腾阳。

他之所以选择沈腾阳为第二个目标,是因为陈诺为极少外出,而沈腾阳经常早上出来,围绕着派出所前的广场晨跑。

沈腾阳习惯在广场边缘的座椅上放一瓶水,每当经过时,会喝一口。

晨跑结束后,他都会看一下时间,这便是罗皓的机会。

一如往常,沈腾阳继续晨跑。

罗皓偷偷把一颗胶囊放进沈腾阳的水中,然后站在远处。

沈腾阳每次经过时,都会喝一口。

罗皓看着沈腾阳,他所站立的位置,是沈腾阳回家的必经路口。

晨跑完后,沈腾阳经过罗皓站立的路口时,罗皓拿出那块黑古太岁把玩着。

沈腾阳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手机,一如往常......

罗皓一脸茫然,这完全不符合自己所想的剧本,剧情的发展偏离了自己的思路。

他瞥了沈腾阳的手机一眼,竟然没有那只眼睛。

沈腾阳扫了他一眼,并没有在意,便跑步离开了。

一时间,罗皓竟有些不知所措。

“看来,这沈腾阳有些不同啊!看来只能暂时放弃了!”

罗皓前往陈诺为家附近,等待着机会。

直到有一天,陈诺为打着电话跑了出来,经过罗皓身旁时,听到了他说话的内容。

原来,陈诺为出来想找一名搬运工人,帮他把快递搬上去。

“哥们,请问需要家政服务吗?”罗皓喊住了陈诺为。

陈诺为停下脚步,看向罗皓。

“需要,正想找一名搬运工人。”

“我去吧!不管在几楼,一趟五十!”

“成交!跟我来吧!”

于是,罗皓与陈诺为一起搬着一个大箱子上了楼。

上楼后,陈诺为气喘吁吁,趁着陈诺为没有注意,罗皓把胶囊弹进了陈诺为口中。

“我去!什么东西?”

“怎么了,哥们?”

“感觉有只苍蝇飞嗓子里了,点背!”

陈诺为咳嗽了两声,也没能吐出来。

正在此时,电话铃声响了,陈诺为接起电话。

“喂,你不用来了,东西已经搬上来了,谢谢...”

陈诺为挂掉电话的刹那,眼神同样出现了凝滞,这一瞬间,罗皓又拿出了那块黑古太岁,触碰到陈诺为。

陈诺为保持着自然的姿势,倒了下去,手机屏幕上一只眼睛闪过...

“这次干净不了了,让那些老家伙忙活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