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涨价的背后

过了三天,又一条新闻刷新了穆雷的三观,只感觉自己的三观像碎玻璃一样掉落在地上,每走一步就扎脚。

本报讯:带着绿色光芒的流星,划过龙国北方的上空,流星划过时,还散发出耀眼的绿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画面美轮美奂。但是,人们惊奇发现,流星过后,大量的生猪死亡,死亡的生猪颜色五彩斑驳,无法食用!

除了正文,还配有采访的视频,一个养猪大爷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家里的猪本来好好的,被流星害方死。

新闻的最后,是一张清晰的猪尸体照片,非常恐怖,像电影里生化变异的猪。

新闻的真与假无法证实,不过,人们却不得不发现一个事实,猪肉很快涨到五十一斤!

五十一斤!

要知道,不到一个月前,猪肉才十元一斤!

物价的上涨就像是高速路上的汽车,一旦动起来,很难再停下来,即使不再需要外力,也不会再停下来。

又过了几天,新闻上平静似水,猪肉的价格却是蹭蹭地往上窜,最终,猪肉的价格稳定在八十元附近!

……

……

秦家,生活还是要继续。

穆雷没有能阻止猪肉上涨,却还是得做饭,刚把做好的晚饭放在桌子上,急忙擦了擦手,又开始查看相关的猪肉新闻,却听见丈母娘田丽一声大吼:

“穆雷,肉怎么不新鲜呀?你想毒死人呀。”

“怎么可能呀呀?”

穆雷立刻放下手机,看了一眼刚刚做的芹菜炒肉,不由得惊呆,只见猪肉红的部分鲜红,像被油漆之类的涂过一样,肥肉的部分更让人心惊,赫然变成橡皮泥。

不是猪肉,准确地来说是化学品!

“小兔崽子,你傻了吧,天天买肉,怎么还上当呀。”田丽怒道。

穆雷感到一肚子委屈:“我今天去买肉的时候,卖肉的老板说是新品种的猪呀,现在的猪肉真是一天一个品种,我都分不清了。”

“就你有理,明明是你变懒了……”

田丽从来不做家务,斥责穆雷却是一套又一套。

“妈,算了吧。”

秦卿看了一眼猪肉,倒进垃圾桶里,“上当就上当了,不吃就行了。”

又对穆雷说,“以后你买肉,别去摊位上买,一定要去八戒肉业的连锁店买!”

穆雷忽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岂不是更加垄断?!”

如果老百姓对一般的屠宰场失去信任,只能去大型连锁店买猪肉,而大型连锁店只有八戒肉业一家。

社会学家经常说的马太效应就是这样,好的越好,差的越差,就像我们的身边人,有钱的更加有钱,贫穷的更加贫穷!

“呸!”

田丽啐地一口,一脸嫌弃地说,“小兔崽子,你就是一个上门女婿,还管什么垄断呀,饭都做不好,还管什么国家大事,我看你是不饿。”

“上门女婿就不能爱国了吗?上门女婿就不能有理想了吗?”穆雷嘟囔一句。

“你,你,你要气死我呀……”田丽痛苦地捂住胸口,脸色却不苍白。

“妈,算了呀,吃饭了!”秦卿的一句话暂时让田丽安静下来。

……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屋里人一愣,不祥的预感弥漫在屋子里。

穆雷匆忙打开门一眼,原来是田丽的牌友吕阿姨,只见她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几乎是倒进屋里,凌乱地说:

“小雷,卿儿呀,快,快,快……帮帮阿姨,把你叔叔送进医院,你叔叔刚吃完饭就不行了,快!”

“啊!”

三个人几乎尖叫起来,明明刚才还和叔叔打招呼,叔叔家也买了猪肉,都是好几天舍不得吃,今天改善一下生活。

以最快的速度!

秦卿开着路虎,穆雷把叔叔背进车里,呼啸着送到人民医院,经过大夫的抢救,叔叔性命无忧,却要住半个月的院恢复。

原来,吕家也发现肉有问题,却舍不得扔掉,毕竟现在猪肉八十元一斤,吕阿姨不敢吃,叔叔大着胆子尝了尝,顿时觉得肚子像刀搅的一样痛。

“谢谢呀,谢谢呀。”看到老伴的病情稳定下来,感激地向秦卿和穆雷点头。

“没事,没事,阿姨,我们都是邻居。”

秦卿急忙说,感到一丝后怕,如果不是刚才自己把肉倒了,恐怕自己家也有人得住院。

“医药费真贵呀,估计又得三万多。”吕阿姨哭丧着脸。

……

“医生!医生!”

男子粗狂的声音打破了医院的宁静,只见他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飞地一般冲进来,“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女儿,她刚吃了肉,就突然不行了,快……”

急救室的门刚刚关上,又有其他人冲进来,都是一样的病因,刚刚吃了八十元一斤的猪肉。

不到半个小时,赢都市人民医院已经收纳二十多为猪肉中毒的患者,除了人民医院,其它医院也陆续接到相同病症的患者。

一时间,赢都市人心惶惶,仿佛灾难来临。

穆雷只身在医院里游荡,看到猪肉中毒患者,一张张痛苦的脸,一张张沉默的脸,一张张无奈的脸,一张张彷徨的脸……

夜幕笼罩大地,天上没有一丝星光,让人看不到一点光明,又没有风,闷热无比的空气让人犹如在囚笼里,难受无比。

不知道什么时候,汗水浸透了穆雷的衬衣,紧紧地攥着拳头,一定要替天下人讨一个公道!

……

翌日清晨,穆雷急匆匆地赶到菜市场,准备找卖肉的摊主算账,最起码把钱退还。

却发现,几乎所有的肉摊都关着门,没有一点生气,唯独那家八戒肉业还在营业,听旁人议论才知道,那些卖黑心肉的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

太阳刚刚升起,一条新闻震惊龙国,大牧集团、八戒肉业和PIG科技,三家公司联合向市场捐赠猪肉一万公斤猪肉,让龙国度过因为肉价高涨的难关。

穆雷看完新闻,更加愤怒:“真尼玛狡猾呀。”

……

……

与此同时,本间英夫的别墅里,举行一个小型私密的庆祝会。

价格不菲的红酒、清酒摆满了桌子,米其林餐厅的大厨一丝不苟制作着美食,野生的龙虾,最好的鲔鱼,就连不起眼的配菜也是从龙国空运来,还有那北罗国的鱼子酱,应有尽有,奢华至极!

最近一段时间,本间家族忙碌的脚不沾地,把猪肉从十元拉升到八十元,需要大量的工作,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让肉价崩盘。

如今,看到猪肉稳稳地守住八十元的关口,本间英夫才长出一口气。

最高兴的三个龙国人,柯一刀、周万邦和龙荣,其中龙荣已经改了名字,不再叫龙荣,而叫本间荣。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本间福田试探地问:“族长,下一步怎么办?”

“哈哈哈……”

英夫未言先笑,像弥勒佛一样仁慈,“下一步就是稳定住肉的价格,人们以后只会买我们的肉,他们越来越不相信其它品牌的肉。”

“啪啪啪……”

本间英夫刚一停顿,龙荣带头鼓起掌来,响亮的掌声传播很远。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误的话,下一步龙国人一定会在金融市场向我们发起进攻,他们一定要夺回三家猪肉公司,夺回定价权,将会是一场恶战。”本间英夫郑重地说。

穿着合服的本间真子脸上露出一丝鄙薄的微笑,“爷爷,请放心,只要他们敢来,我就让他们血本无归。”

“哈哈哈……”

看到真子的自信,所有人都开心笑起来,收购三家公司的八百亿便是真子在龙国金融市场掠夺的。

恰在此时,仆人匆匆跑进来,“老爷,老爷,有一个龙国人求见。”